首页>保险资讯>互联网平台兼业保险政策开闸 中介市场会否重新洗牌

互联网平台兼业保险政策开闸 中介市场会否重新洗牌

2019-09-23 11:50:03 分类:保险知识    

  面对牌照争夺与监管从严的双重压力,《指导意见》的出台,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不再需要拿下保险专业中介牌照,只需要申请一个兼业代理资质即可。许多互联网平台可以直接走轻资产化路线,无需专门的场地和团队也可以做保险引流。未来会有更多互联网平台加入到保险销售的队伍中来。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从优化市场准入、创新监管理念、鼓励平台经济新业态、优化平台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平台经济参与者等方面,对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提出指导要求。

  其中关于保险,《指导意见》指出,“允许有实力有条件的互联网平台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同时鼓励平台通过购买保险产品分散风险,更好保障各方权益”。业内人士认为,这对于想要开展保险业务而迟迟未取得保险代理和经营牌照的互联网平台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政策利好,但准入门槛绝不会太低。同时,平台经济升级会给保险业带来更大发展空间。

  从严监管下牌照获取难度加大

  由于网销保险的成本、时效和创新优势愈发明显,互联网保险业务在保险业中所占比重逐渐加大。众所周知,通过经营保险将流量变现一直是互联网平台的最大愿景。而《指导意见》的公布则意味着这个愿景可能即将实现。

  互联网平台涉足保险业务的方式主要包括直接参股保险公司、直接或间接持有保险代理牌照或保险经纪牌照等。近年来,各大互联网平台为了能够合法合规地卖保险,争先获取保险中介牌照。BATJ等互联网巨头为获得一个保险中介牌照,更是不惜重金。“市场上牌照转让的价格水涨船高,一张全国性经纪或代理牌照,大约价格要接近2500万元。”在保险中介牌照审批放缓期间,一位互联网保险中介的首席战略分析师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大多数拿到保险中介牌照的互联网平台,都是为了做流量转化,通过场景化保险触达更多用户。目前除BATJ外,美团、途牛、小米、苏宁、国美、【同花顺(300033)、股吧】(300033)、新浪、头条等多家“新锐派”互联网平台业已获得保险中介牌照。其中,苏宁旗下的苏宁保险销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最高,达1.2亿元。

  第三方互联网中介平台不仅需要面对保险牌照争抢压力,还有监管“治乱象”的加码。今年发布的《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中就提到,保险机构要排查合作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及其从业人员的经营活动是否仅限于保险产品展示说明、网页链接等销售辅助服务,是否非法从事保险销售、承保、理赔、退保等保险业务环节。梳理上半年银保监会公布的监管函也不难发现,今年以来,有不少互联网平台因违规销售保险产品而受到处罚。

  在牌照争夺与监管从严的双重压力下,业内人士分析称,《指导意见》的出台,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不再需要拿下保险专业中介牌照,只需要申请一个兼业代理资质即可。许多互联网平台可以走轻资产化路线,不需要专门的场地和团队也可以做保险引流。显然,未来会有更多的互联网平台加入到保险销售的队伍中来。

  规范和优化行业准入门槛

  从保险角度来看,政策出台旨在为促进平台经济发展营造良好政策环境,同时也对平台提出了一定的准入条件。

  《指导意见》指出,互联网平台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需满足“有实力有条件”。也就是说,申请者必须具备相应的实力和条件。但由于具体的资质要求还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制定细则,所以究竟会否对保险中介牌照价值造成冲击还有待考量。如果最终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的门槛低于申请保险专业中介牌照的门槛,无疑会对保险专业中介牌照的交易价格产生一定影响。

  也有专家认为,保险中介牌照价格不会受到很大影响,因为很多大的互联网平台都已经拿到了保险牌照,《指导意见》可能会对原有提供简单保险产品的代理人造成一定冲击。

  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新政的出台有利于规范和优化行业准入门槛,会推动整个互联网保险市场更加良性地发展。据记者了解,传统的保险兼业代理申请资质包括:具有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发的营业执照;有同经营主业直接相关的一定规模的保险代理业务来源;有固定的营业场所;具有在其营业场所直接代理保险业务的便利条件。根据《指导意见》,至少现行的《保险兼业代理管理暂行办法》中的第三、第四条都需要做一定的修改。

  而今年6月,银保监会已向保险中介机构下发《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将保险代理、保险经纪、保险公估三个主体准入规定进行了统一整合,同时加强了对申请人的管理,并以负面清单形式提高高管准入门槛,严把“入口”。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在监管方面,《指导意见》要求各相关部门探索适应新业态特点、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公正监管办法,指出要本着鼓励创新的原则,分领域制定监管规则和标准,在严守安全底线的前提下为新业态发展留足空间。对看得准、已经形成较好发展势头的,分类量身定制适当的监管模式,避免用老办法管理新业态;对一时看不准的,设置一定的“观察期”,防止一上来就管死;对潜在风险大、可能造成严重不良后果的,严格监管;对非法经营的,坚决依法予以取缔。

  筑起互联网平台“防火墙”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指导意见》明确“鼓励平台通过购买保险产品分散风险,更好保障各方权益”。这对互联网保险为平台经济发展筑起有力“防火墙”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互联网保险成长的第一阶段里,“保险+互联网”为大量人身险新型产品提供了线上销售的舞台,并使其业务规模迅速扩大。如今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再升级,在“互联网+保险”这一阶段中,利用保险原理为互联网发展中涌现的各类风险转移需求提供保障更加必不可少。

  目前场景端的保险产品已覆盖物流类、交易保障类、商家履约保证类、售后保障类、旅行相关类、账户安全类和生活服务类等,基本满足了互联网经济发展中的各类保障需求。较为典型的险种包括缓解退货纠纷的退货运费险、保证商品质量的商品质量保证险等。以提升电子商务交易效率为目的,为消费者增加安全感和为特定的电商场景提供增信等而设计的保险服务产品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如在交易保障中发挥大作用的网络虚拟财产交易安全险等。这些创新不仅促进了电子商务的发展,支持实体经济,也推动了保险公司更好地在产品、渠道、技术等领域推陈出新。

  《指导意见》还提出,积极发展“互联网+服务业”。支持社会资本进入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健康、教育培训、养老家政、文化、旅游、体育等新兴服务领域,改造提升教育医疗等网络基础设施,扩大优质服务供给,满足群众多层次多样化需求。

  事实上,在上述服务领域早已出现保险公司布局的身影。以“互联网保险+医疗健康”为例,已经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众安保险,正在积极推进互联网医院布局,通过连接互联网保险与互联网医院的相关业务,打造医疗服务闭环,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与健康保障。平安好医生也陆续与多家保险公司在医疗健康领域达成战略合作,并与全国近50家大型医院共建新型“互联网医院”,用全球领先的AI医疗科技打造互联网医院新生态体系。接下来,在促进平台经济发展的背景下,保险公司势必会继续加大与不同服务类型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力度,实现多方共赢。

相关资讯